您的位置  婚恋心理  情感口述

最好的重逢

   【我画风景,她便画我】 
   初见良笙,是10年前的一个下午。 
   那天,她和妈妈搬进大院,隔着青石砌成的围墙,我听到了她脆生生的笑。远远望去,她正站在院当间儿的那棵柳树下,穿着浅蓝色的纱裙子。那天的阳光极好,透过柳树密密匝匝的枝条,洒了一地零碎的金黄,良笙温柔的轮廓,就那样印在我的眼里。 
   旁人见了我,便向她引见:“这位是美院的老师,咱院里最有才华的人。”良笙闻言站起来,和我打招呼,巧笑倩兮,顾盼生辉。 
   那天晚上,我回忆着白天见到的情形,作了一幅画,自梅蓝离开我,我已经很久没有画过人像了。 
   第二天,我外出写生回来,在小巷东头,遇见了刚刚放学的良笙。她礼貌地称呼我“方老师”,一下子就把我们隔开了十万八千里的距离。 
   我承认,她很打动我。但是,一个27岁的大叔喜欢一个还18岁的少女,是不道德的。 
   许是对画家这个职业感到好奇吧,良笙闲时总喜欢往我这儿跑,对屋子里堆着的各种画笔纸张油彩都表现出浓浓的兴趣,有一天,她告诉我,她也想学画画,希望我教她。 
   本该拒绝的,但是我没有。 
   因为师生关系,我和良笙的来往更加密切起来。周末,她也学着我的样子,背着大大的画夹和我一起去附近写生,我画风景,她便画我。 
   【少女心事,覆水难收】 
   佳人,美景,闲适。 
   梅蓝还在身边时,生活无不如此惬意美好。只可惜,再如何随心涂抹,身处现实之中的我们,终也逃不开要面对现实的命运。我并非穷画家,但也给不了梅蓝那种奢华的生活。分手那天,她对我说,等我,我撒在她肩头的那些落英缤纷,是她想要的全部,但如今,她过了那个年岁,再抖一抖肩膀,发现过去的回忆尽数变成尘埃,她看清了现实。 
   她当初的美好,同今日的良笙是一样的。 
   良笙发现了我偷偷藏着的那幅肖像画。自此,她看我的眼神就不一样了,充满了依恋。 
   那日,我正在修缮一幅画展上要用到的画,良笙来了。她说:“听说你想找个模特?” 
   我点头。瞬间,她把自己身上的蓝裙子扯了下来。18岁少女的全部美好,尽数奉至我的笔端。 
   我愣了很久,才想起走过去,用自己的大外套把她裹起来,我说:“你不能这样做。” 
   她仰着脑袋看着我,眸子犹如夜幕中闪闪发光的星星,我听见她说:“我喜欢你。” 
   少女心事,覆水难收。从梅蓝身上,我深知这点。只是我,终究不适合陪她们走完全部人生,此时之美好,难免变成彼日之砒霜,良笙还小,她不会懂得这些的。 
   她坚持要我作画,躺在我的摇椅上,美好得让人没有任何欲念。关于那幅画,我本想自己收藏,可是,良笙偷偷把它带到了画展上。 
   结果,那幅画得了奖,我出了名,生活节奏日渐快了起来,每日画约繁多。放下画笔,又不得不应对流觞杯影的日子。匆忙之中,偶尔能见到良笙几次,她的眼神黏着我,只是我已经很久没有驻足和她好好谈一谈了。 
   后来,我应邀去南方某个城市参加一个画展,而后兜兜转转,再回到大院,已经是炎炎夏日,院当间儿的那棵柳树摇曳着摇曳着,但那个穿蓝裙子的少女已经搬走多日了。 
   【岁月静好,衣食无忧】 
   良笙给我做裸模的事情,是她不得不离开这里的直接原因。她为此承受多少指责和猜忌,我可以想象。我不能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说一切都是为了艺术,而我之所以把她画得那样美好,又怎能与真心喜欢脱离干系? 
   3年后,大院里的邻居们来来去去,不断有陌生的面孔出现,我本该离开这里,但是一直舍不得。关于那张艺术品的流言,早已消失在巷子尽头的那条繁华街道的车水马龙中。 
   良笙回来了。 
   我们重逢的场景颇具戏剧性,和初见时一样,只是这次,她不是一个人来,她带着她的小男友,专程来看我。 
   她称我为方老师。我才知道,她当年和她妈妈去了另外的城市,目前,她回这座城市里上学。 
   良笙变得更漂亮了,和她的男友站在一起,很是般配。 
   这才是良笙应该有的生活,在合适的年纪,遇上合适的人,谈一场合适的恋爱,然后在合适的时机,改变自己,面对现实。大多数人都是这样的,我倒是情愿良笙不会为了颠覆而去冒险。譬如,爱上我。因为,我从来都不是梅蓝和良笙想象中的那种人,充满激情和高于生活,能够满足年轻的她们对于梦想的一切幻想。事实上,在所谓的艺术世界里,我想得最多的,也是岁月静好,衣食无忧。 
   而且,良笙不知道的是,在她离开的这几年,我一直在试图改变孤独的现状,那次获奖让我名利双收,我再也不是穷酸的画家,我试图娶妻生子,因此频频相亲。 
   我隐瞒了这一切,害怕如果让良笙知道我曾做过这样的事,她定会觉得她的青春美好,被现实糟践了。 
   很快,我遇上了一个温婉贤淑的女子,我想结婚了。 
   我把这个消息告诉了良笙,没想到,第二天,她拿着那幅画找到我的未婚妻,然后,婚礼便被取消了,同时,良笙也失恋了。 
   【岁月蹉跎,物是人非】 
   重逢4年后,我断了娶妻生子的念头,开了间自己的画室,每日除了画画就是工作,常以垂老者自居。老友早已散得七七八八,只有良笙,常来看我。关于早年的那些荒唐事,我们都已释然。良笙完全变了模样,昔日的无知少女已经蜕变成商界精英,喜欢名牌衣包,谈过几场没有结果的恋爱,一直动荡不停,抛弃过别人也被别人抛弃过,她常挂嘴边的一句话就是:一个女人的一生,不能只有爱情。 
   我不能相信眼前的她,和当年那个站在柳树下摇曳生姿的少女是同一人,可是,纵我千般不愿意,时光还是把她雕刻成现实的作品。 
   有一天,再一次失恋的良笙喝醉了来找我,她把我的工作室翻个乱七八糟,最后在一堆作品中翻出当年的那幅画作,指着画中那个稚嫩的自己问我:“方老师,如今的我,是不是已经很老了?”

免责声明: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,并不代表本站观点,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。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告知,本站将立刻处理。联系QQ:1640731186
友荐云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