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  心理健康  心理疾病

南方医院驰援武汉日记 |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朱顺芳护长:浩子,等你回来,我给你做一锅红烧肉

浩子,大名刘浩,是我们科的一名护士。科里从主任教授到医生护士实习生,都管她叫“浩子”、“浩子教员”。一些老病人也“浩子浩子”的叫她。

浩子是湖北人,个子不高,戴眼镜,生完宝宝后变圆润了,整天笑眯眯的,步速语速都极快,这是在呼吸科工作18年的收获。工作中也犯过错,曾经因为上班不戴手表被我严厉批评从重处罚过,只因她是一名老护士。


第一天坐车进入病区值班的刘浩护士(左一)

大年三十,浩子还在坚守岗位,值一线班。那天中午两点,我在微信群里转发医院护理部组建医疗队援助武汉的紧急通知,浩子毫不犹豫就报了名。

两个小时后,名单公布,浩子在列。四个小时后,她要集结出征。

同事们自发到车队送行,浩子一直笑眯眯的,叫我们别担心。大巴启动的那一刻,我一直憋着的泪水一下子就开了闸。浩子已经值班一周了,本应初一开始轮休春节假,这一下又匆忙奔赴了更危险的战场。她一定没吃上年夜饭,我本应给她带盒饺子的。

到武汉一周了,浩子表现不好,因为不怎么理我。

我只好从其他各个渠道打探她的消息。我从医疗队的排班表中发现她是第一批进到病房值班。那天下午4点到晚8点的班,我等到11点才等到回电,估计她已经值守了七八小时。

我从报道中看到病区70个病人中有50个病重,默默计算了一下这该有多庞大的工作量。电视里说她们要加药打针照顾病人兼送标本擦桌子扫地处理垃圾,我实在算不出她吃了多少苦,又受了多少累。

她从没告诉过我穿纸尿裤是什么感受,抢救病人不成功时如何悲伤。我也不知道她戴手套是否泡皱了手指,戴口罩是否压伤了鼻梁,脱下防护服是否浑身湿透,出了隔离区是否有热饭饱饱辘辘饥肠。


刘浩护士在病区工作

我只知道,无数个分不出眉眼的白色身影里有她,流汗流泪仍然奋战的人群里有她。

偶尔她也搭理我两句

免责声明: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,并不代表本站观点,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。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告知,本站将立刻处理。联系QQ:1640731186
友荐云推荐
热网推荐更多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