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  心理健康  心理疾病

南方医院驰援武汉日记 |耳鼻喉科护师谭雅方:以心换心 共抗疫情

今天又是报喜不报忧的一天。

从我进武汉起,我爸妈和我视频就是嘻嘻哈哈笑得很开心的。我很欣慰。但是呢,听战友们说她们和家人视频聊天的时候,家里都是哭得稀里哗啦的,还有的母亲整日整夜担心得睡不着觉、、、虽然是故意报喜不报忧,但我爸妈他们也太反常了吧。直到前天,他们不知道从哪儿看到我带着防护护具以及被护具勒坏脸的照片,而且大概又从她们老伙伴群里知道到我这工作的危险性,我妈就开始哭了,哭得可惨了。这下确实是正常了,可我心里却更不是滋味了。后面就乱七八糟一通解释,哄了好几天才哄好。

今天上班驾轻就熟了,无论是工作流程还是物品摆放都毫无障碍,快速准确。而且,对病区居然产生了丝丝亲切感。是啊,人都是有感情的动物,我们每天给病房洗洗刷刷让她变干净清爽,每天给患者做治疗做生活护理发饭聊天等怎能不产生感情?病房的患者大概也是,对我们的称呼由医生护士变成了小妹子,来一哈,或者吴帅哥,我今天好多了。还记得有位82岁的老患者,耳朵也不好,也没多少力气,看到我就挣扎着和我说要找广州来的张博士,说就相信她!只有医务工作者才懂,患者的信任有多珍贵!能直接影响治疗效果!


在疫区为彼此加油打气

下午我们在病房洗洗刷刷的时候,一位女患者拿着手机走过来,一边录视频一边念念有词:他们都是广东来的医生护士,太好了,我真幸运住在这个病区!看我们的环境一天天更好了。然后拉着一个战友,说:小妹子,我们一起拍张照吧!还和我们聊天,说等这次战役结束后,等武汉樱花开了,欢迎我们来玩!

以心换心就是这样吧。居然心里有点小感动。

洗洗漱漱收尾交接班,脱防护用具的时候才感觉要命了。担心眼镜起雾,我将眼睛扎紧后,又用橡皮筋缠了几圈,口罩也是。又不敢用力扯,担心动作太大,病毒掉落。结果越拉越紧。

终于弄好到值班室后,发现脸上的“压疮”严重了不说,后脑勺还小秃了一块,心碎了无痕。

回到寝室消毒洗洗刷刷消毒吃饭,等脸好点了再视频,完美!

记录者:南方医院耳鼻喉科护师谭雅方

免责声明: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,并不代表本站观点,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。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告知,本站将立刻处理。联系QQ:1640731186
友荐云推荐
热网推荐更多>>